用户名: 密码: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
【杨树高 曾若明】诗歌:树的呼唤
作者:杨树高   曾若明 来源:纳西话賨 发布时间:2020-3-2 11:30:21 浏览次数:6430




只要有泥土,

树都可以随意生长。

只要风调雨顺,

树上就会有鸟儿歌唱。

一棵树抵挡不住风雨,

一片森林才会充满生机。

我仿佛听见每一片树叶细微的呼吸,

与生命息息相关。

听见每一个无声的叹息,

让灵魂感受无尽的远方。

为何人与自然不能相依为命?

为何生命不能惺惺相惜?


我不想只有一棵树,

我渴望一片森林。

即使彼此陌生也能站在一起,

即使有泪也能化作甘霖。

人与森林要共同举手,

才能托起一片蓝天、白云。

人类的心灵能够自由自在飞翔。

让树与生命紧紧拥抱在一起吧!

每晚的星空将会灿烂,

每天的太阳都会温暖。

让阳光亲吻绿叶,

让绿叶都折射岀太阳的光芒。


我呼唤每一棵树,

所有的树都站在一起,

变成一座座森林,

变成一片片绿洲。

我呼唤人间处处有绿荫,

生命树木、和谐生长。

自然与人类共同呼吸,生命之树。

                         情同手足、深情依偎,共同沐浴阳光雨露太阳。


新主植物园5000年的铁杉树

【创作谈】关于《树的呼唤》杨树高通过这次疫情,引发了我的很多思考。我特别想起鲁迅的一句话:“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都和你有关”,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有了深刻的认识。“每一个呼吸都和你息息相关,每一声叹息都让你感同身受”。人的属性中最重要的应该是“社会属性”。社会是载体,每一个个体都是组成部分,犹如大海里的一滴水,离开了社会任何个人都不复存在。但如今很多人“社会意识”“集体观念”严重缺乏,“自我意识”“个人主义”以及极端的自私自利普遍流行。“只管向社会索取私利,不会向社会回馈公德”成为人类的“通病”,比任何“疫情”都恐怖。如果不借助国家(社会)强大的力量,任何个体生命的脆弱在大灾大难(包括天灾人祸)面前都不堪一击,任何人对自身的“病毒”束手无策,而且不顾及他人真的就成了“害群之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才是战胜疫情的根本保证。人类另一个重要属性是“”自然属性”。

人类是大自然孕育出来的“宠儿”,虽然自封为“高等动物”,甚至自我膨胀狂妄到了可以“主宰自然”的程度,不但没有感恩之情、敬畏之心,而且为所欲为,强取豪夺,使人类的“母体”遍体鳞伤,甚至面目全非。大自然真的是人类的“衣食父母”,人类永远是永不知足的“啃老族”,但如今成了大逆不道的“不孝之子”。如果没有自然的恩赐,人类面前摆放的永远是“最后的晚餐”,“人类需要大自然,但大自然不需要人类”!“是生存,还是毁灭”?不是人类说了算,还是大自然说了算!



         我出生在一个自然生态非常美好的纳西族传统村落,不仅是“天然植物园”,而且也是著名的“东巴之乡”“文化基层”,祖祖辈辈都信奉“万物有灵”“人与自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各民族都是亲兄弟”等理念,东巴文化中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都是整体的观念、和谐的观念,都是“小我”和“”大我”的观念、“有我”而“无我”的观念……东巴文化是“纳西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被世人誉为“智慧的迷宫”,但更是纳西族优秀传统的“教科书”,它教导后人一生必须要做三件事:一是敬畏一一敬畏天地自然、敬畏神灵、敬畏生命(不只是人的生命)……;二是感恩一一感恩天地自然、感恩祖先、感恩父母、感恩家乡、感恩社会……三是还债一一你的所有都是外在的给予(特别是生命),所以人的一生都要还债。还祖先的债、还父母的债、还自然的债,所谓的“还债”其实就是倡导“付出”和“奉献”……“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祸兮,福之所倚”。纳西族“人与自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的理念是大自然报复人类之后最大的收获,从此不仅学会对大自然忏悔,而且更开始了给大自然治病。此次疫情“是祸躲不过”,但通过战胜疫情会给更多人带来很多思考、带来更多改变……人类是从森林里走出来的,对于我而言,我的祖父辈都还生活在森林里,我对森林有特殊的感情,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棵树一一“一棵行走的树”,“一棵走出森林又一直想回归森林的树”……疫情发生后,我一直“自我封闭”在“小家”,离开“大家”的日子真的不好受,就象一只“笼中鸟”,真正尝到了不能自由飞翔的“苦果”,而且,有关“疫情”的信息几乎把你淹没。我想到纳西族的一句谚语:“人间没有累死的人,阴间只有闲死的鬼”。即使吃穿不愁,但无法正常工作也是人生最大的不幸和悲哀!于是我开始重温中国的古诗词(每天熟读十首),翻阅一些纳西族历史文化(特别是东巴文化)的资料,生活才发生新的改变,心灵才得到充实和解脱。


        突然有一天,单位安排我值守,我走在上班路上,看见了那排熟悉的白杨,在春寒料峭中,伟岸、挺拔、精神抖擞并整齐有序、肩比肩的站立在一起。仿佛是要刺破长空的感觉,而且在灰濛的天空唯有它们的上空才出现了一隅蓝天白云;又仿佛是一群担当着特殊使命正要出征并接受天地检阅的一群勇士。我首先想起课文里学过的茅盾的散文《白杨礼赞》,想起文中的每一个词汇和每一个句子与此时此刻眼前的意境是那么吻合,而且白杨此时此刻正是我所渴求的人格的化身,我的精神终于被站立,我也仿佛看到白杨的枝干都长出了绿叶,眼前出现了一片绿荫,阳光在树叶上闪耀,鸟儿在林间歌唱,暖风习习吹过树梢……这也许是文学对人深刻的影响。我赶紧拍下那排白杨的美照,匆匆赶往办公室。在路上,我又想起周围的这一片土地,十多年前都是田野村庄,房前屋后乃至田边地角都是绿树成荫,如今都已变成“钢筋混泥”的丛林,丽江相对还好,还有一座保留还较完整的古城,“城市化”的加速使古老的国度几乎“千城一面”,“美丽的乡愁”几处能见?绿色是生命的象征,更是一个城市品味和档次的标记,但所有自然之树却成为了“钢筋混凝丛林”的点缀,车水马龙成为了时代的河流……这一排白杨生长在城市的边缘,而很多树失去了赖以生长的土地和环境。“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我想到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树的呼唤》从心底迸发而出。“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这是我最喜欢的名言。我喜欢文学,一直笔耕不辍,还坚持记日记;我爱好摄影,不停地追逐和捕捉美妙的景致和美好生活的瞬间,图片说明讲究诗情画意。这种爱好养成为习惯,这种习惯成为了自然,感谢网络时代,特别感谢微信!我用微信记录每天的所见所闻所思,而且可谓“图文并茂”,不仅记录而且传播当地的风土人物和历史文化,也可算是“满满的正能量”,而且也跟我的本职最相符,如此一举几得的事何乐而不为?《树的呼唤》随即在“朋友圈”发布,很快就有百多人点赞,多位老师还点评给予鼓励,还有很多人又转发了出去。“一棵树”微弱的呼唤很多人都听得见;“一棵树”的悲悯和渴望很多人理解。



      音乐人肖煜光说:“意境很美,就是不押韵,谱成歌曲不好唱,有了韵脚又失了那份意境”。
文化学者年建生说:“用形象语言叙说人的社会属性、群体意识,用诗呼唤扬弃狭隘、自我、单一,歌颂团结,共同奋斗”!中国社会科学院杨杰宏博士写了诗评《爱的呼唤》:树知道,风来过,因为有爱的呼唤!……每个人都是一棵树,彼此相依而生,希望能够一起呼唤,呼唤我们的良知,呼唤……丽江电视台主持人小柯说:“提前与您约定,做一期节目”。青年作曲家李中抒说:“暗含力量,能深入内心,生命力是顽强的,只要有泥土就能生长,不一定是沃土,也代表了社会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角色”。他着手把它谱成一首艺术歌曲。特别让我感动的是,著名文化艺术展演策划人、经纪人、戏剧表演艺术家、朗诵家曾若明老师看到诗稿就给予肯定,他说:“用通俗的语言表达了深刻的哲理,不献媚,不空洞,自然保护与人类的意义,我们现在非常需要这方面的解析。作品有这方面的意义!”而且他要朗诵,并不断修改了近十稿,形成了最后的朗诵版。第一次朗诵,不满意,又朗诵了第二遍……我把曾老师的朗诵音频发给丽江电视台的李霞女士,她立即回话,马上安排编排,要我写一点创作经过和体会,一写就杂乱无章地写了这么多。至于体会,可以说是“长期积累,偶然得之”,创作的源泉来自东巴经典,它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纳西史诗”!夜已深,“树”要睡了,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唱的那首古老的《摇篮曲》:树睡在大山的怀抱里鸟睡在大树的怀抱里爸爸的小儿子  

躺在妈妈的怀抱里……

一一2020年2月18日


【读后感】

爱的呼唤      杨杰宏       丽江有二树,一个叫杨树高,一个叫树发生,两个都生长在丽江的高寒山区,一个在丽江(县)的最西边。一个在最北边,他们都扎根自己的母土,歌唱脚下的这块土地与人民与历史与天空。每隔一段时间都能读到他们的诗文。“润物细无声,当春乃发生。”今天又读到树高先生一篇诗作——“树的呼唤”。一如往常的风格:把深刻的哲理融入通俗易懂的语言里,犹如火塘边的亲人交谈,如坐春风。树知道,风来过,因为有爱的呼唤。 树高写树,树很高,呼唤能够到达很远的距离——人类的灵魂深处,包括了祖先的灵魂栖息地与未来我们灵魂的寄居处。我们从哪里来,能够到哪里去?泥土、风、雨、蓝天、白云、星空、阳光、雨露……这些充盈着美好意味的词语都与树息息相关,因为这些与树,与森林、大自然共同构成了我们生存的世界,这些美好词语与呼吸、生命、尊严、亲吻、和谐、健康、温暖、自由等有温度、情感、人性的词语密切联系。当然,并不是每一棵树都能够独树成林,正如作者所言,“所有的树都站在一起,变成一座座森林,我呼唤人间处处有绿荫。生命与自然,和谐,健康的生长。”哲人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一片森林即使彼此陌生,也能站在一起,即使有泪也能化作甘霖,人与森林共同举手托起一片蓝天白云,让人类的心灵能够自由飞翔,拥抱世界;他们的目光聚合在一起,每晚的星空都是璀璨,每天的太阳都是那么温暖。”      东巴经里有这样的警句:“林茂水常流,根深树不倒。”东巴经里的结束语往往是这样说的:“流水满塘,长寿吉祥!”我想这也是这首诗所表达的主题吧。当下新冠病毒成为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关键词,人们都在反思人与野生动物,与大自然的关系,这首诗对这个严峻的时代命题作出了深刻的回答。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棵树,彼此相依而生,希望能够一起呼唤,呼唤我们的良知,呼唤“人与森林共同举手,托起一片蓝天白云,让人类的心灵能够自由飞翔拥抱世界。”      受树高兄所嘱而写了这么点感想,言不成文,谨表达一点心愿:我愿是一棵树,和你站在一起,与更多树长成绿色的生命海洋……      

  2020年2月18日于北京通惠河畔


                                      

【作者简介】

杨树高,出生于玉龙县鲁甸乡新主村委会,曾在中、小学教书10余年,曾在市委宣传部、市委办公室等部门工作,曾任丽江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一直行走在田野,长期从事丽江历史文化的收集、整理、研究及传播。全力参与新主及悟母两个东巴文化保护传承基地的创建。在国内外报刋发表文章三百余篇,出版《世界的记忆 人类的遗产》等著作。两度荣获“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荣获“云南新闻奖”、“丽江市宣传文化突出贡献奖”等。上世纪80年代加入云南省作家协会,被列为省、市社科专家库专家。

曾若明演艺职业经理人,朗诵及戏剧表演艺术家,出生于汕头市。我国第一批高级演出经纪人。1978年开始从事戏剧舞台表演工作,八十年代进入演艺经纪行业从事国内外文旅项目交流及演出策划、国际项目的策展人及经纪人。曾任职囯内多家演艺机构及公共关系公司。深圳保利剧院首任总经理,深圳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2019年第五次访问丽江后朗读了四川省著名作家阿来的散文《一滴水经过丽江》受到很多听众的好评。

新闻录入:wmq24456  责任编辑:王美秋
首页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