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民俗风情
小凉山的“女德古”
作者:宁蒗视窗 来源:宁蒗视窗 发布时间:2019-10-23 9:27:47 浏览次数:4765

小凉山的“女德古”

——彝族妇女念祖阿牛传奇2019年10月06日


“德古”是彝族人维护社会秩序、调解各类纠纷的主持人,更是彝寨中维持团结和睦的正义力量。本文所要讲述的念祖阿牛,则是一个勇于挑战破旧习俗的智慧超群的女“德古”。

念祖阿牛,1895年6月出生于小凉山跑马坪地区沙力坪村。沙力坪是补余务哈(余国栋)、补余敌哈(余国栋兄弟)、补余万戛、补余拉哈、补余子哈等黑彝以及曲诺(百姓)以加日、阿鲁、金古、吉伙等家支聚居的地区,是小凉山彝族文化传统礼仪底蕴较为丰厚的典型彝区。念祖阿牛出生于百姓加日家庭,她的父亲加日念祖是一个活跃、开明、机灵的人。由于从小受家庭和社会环境的影响,虽没有读过书、不识字,但天资聪慧的念祖阿牛记忆力特好,她爱听老人、苏尼讲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尤其爱听民间谚语,听几遍就能记得。念祖阿牛从小能吃苦、不择食,体壮力大,健美丰满,穿戴整洁,十五六岁就学会了打枪,喜欢跟随大人上山打猎,带有一点男性性格风度。父母、亲戚都很钟爱她,称她为“加日念祖家未来的女能人”。其父加日·念祖特为女儿取名叫加日·阿牛·日尾。念祖阿牛长大成人后,因才华出众、聪明机灵、胆识超群,人们把其父加日·念祖的名字和她的名字连在一起,称呼她为念祖阿牛,这在只有男性家庭成员才能实行父子连名谱系的小凉山彝族社会生活中是绝无仅有的。

抗拒旧俗 追求自由

历史上不同的婚姻形态以及由婚姻形成的家庭形态,是由不同的社会制度和生产方式所决定的。和父权制小家庭相适应的一夫一妻制,是小凉彝族奴隶制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婚姻形态。新中国成立前,在这里,一些诺合、曲诺子女,幼年时即由父母代为择配、求媒说合、算命合婚,即行纳聘完成订婚手续。一定时间后,便可举行婚礼,组成一夫一妻制家庭。在奴隶制社会中,儿女没有婚姻自由,普遍由父母包办、买卖婚姻。甚至存在女方怀孕、孩子未出世,双方父母就为子女订婚的现象……

念祖阿牛12岁时,父母亲就把她许配给姑妈阿鲁家8岁的儿子阿鲁干干,念祖阿牛对此十分不满。她对父母说:“我年纪还小,阿鲁干干比我小4岁。再说,这种姑婊亲婚姻,一旦有了矛盾,发生不喜欢的事情,不仅影响夫妻关系,也影响亲戚关系。”有一天,她当着父母和姑爹姑妈的面说:“马不吃水,压不得头;羊不吃草,也不能强掰嘴吧。”还说:“雄鸡展翅拍打,是想鸣叫催明;女儿不想过早嫁人,是想在家多为父母劳动种好庄稼。”

随着年龄的增长,十七八岁的念祖阿牛已长得五官端秀、相貌出众,犹如一个成年妇女。此时,不仅父母催婚,阿鲁家姑妈也说:“姑家的女儿,不用说都是舅家的媳妇,姑家要舅家的女儿,无花钱财是祖传的规矩。”父母还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猴子跟着走,这也是彝族的规矩。”然而,念祖阿牛听了这些所谓的“彝族规矩”,更加反感,更坚定了退婚的决心。她理直气壮地对父母、姑妈、姑爹说:“我不是猪,也不是狗,更不是牛马,我是一个会说话的人!”

念祖阿牛从小聆听了老人苏尼讲的凉山彝族民间传说故事,其中的《勒俄特依》是一部动人心魂的《创世纪》,《创世纪》中的支格阿鲁英雄是念祖阿牛最崇拜的偶像。念祖阿牛还记得,彝族训世诗《玛木特依》中“玛木”的作用在于教育如何做人,做一个标准的人,做一个敢于向旧习俗挑战的人!每当父母逼婚时,她就希望以《勒俄特依》训世诗来要求自己做一个标准的、勇于冲破牢笼的彝族女人。当然,她更希望长辈们以玛木训世诗来处理儿女的婚姻。

面对父母的包办婚姻和姑妈家的无理逼婚,念祖阿牛毫不动摇。在逼婚逼得最紧的时候,平常爱劳动又勤俭、积累了不少私房钱的她决定背水一战。一是正式向自己的父母通告:女儿我决定请一次客,邀请加日家支的长辈、亲戚朋友和阿鲁姑妈家的长辈参加;二是用自己的钱买一条牛,宰杀来招待客人,还亲自酿了100多斤苦荞酒;三是还准备向参加“谋格”的客人送一份礼。“谋格”的内容就是对自己婚姻作出决断——解除包办婚姻。

一个太阳高照的明媚秋日,沙力坪高地景色怡人。上午,参与“谋格”的客人按时到场,来了大约四五十人。念祖阿牛身着新衣,显得漂亮端庄、神采飞扬。对每一位客人,她都笑脸相迎。

“谋格”者到齐后,念祖阿牛站在人群中间,首先向亲朋好友弯腰行礼。之后,她安排事先请好的端庄男、女朋友将苦荞酒坛抬到场上,用木碗倒满酒,先敬老辈,后敬晚辈。在人们一边喝酒一边说话时,念祖阿牛声音洪亮地说道:“今天是我阿牛请各位长辈亲朋来家里做客,主要是想请长辈们商议一件事:我12岁那年,父母把我许配给了阿鲁干干,但我一直不喜欢她,更不想嫁给他。今天,大家首先听我讲讲祖先的传说故事——《勒俄特依》和《玛木特依》。之后,我还要唱彝族妇女哀怨歌《阿嫫妮惹》(也叫《妈妈的女儿》)给长辈们听。”

“《阿嫫妮惹》唱出了奴隶社会婚姻制度的残酷无情。这样的婚姻,你们喜欢吗?这样的婚姻,你们的儿女愿意吗?”阿牛伤感地讲了几句后,动情地将“哀怨歌”中最感人的歌词面向“谋格”者们唱道:“女儿的血被换酒喝了,女儿的肉被换肉吃了,女儿的骨被换银使了。拉的人在前头,婆家的人站在前头,推的人在后头,娘家的人在后头。”“女儿失去了真正自主的爱情婚姻,好比不愿喝水的马儿硬逼它喝水,两匹岩合不成一匹岩,两个鸡蛋合不成一个鸡蛋……”阿牛流着泪,接着“哀怨歌”的一段唱道:“屋后有李树,开花白蓬蓬,结果一柄柄,谁吃谁心酸,我吃我的心酸,父老兄弟你们吃了心里酸不酸?院内有辣椒,辣椒红通通,谁吃谁心辣,我吃我的心辣,父老兄弟们吃了心里辣不辣?山里有老熊,胆汁绿茵茵,谁吃谁心苦,我吃我心苦,父老兄弟们吃了苦不苦?”在阿牛动情哀婉的吟唱过程中,不少听者也在流泪,尤其是在座的妇女们更是泪流满面。

阿牛是一个聪明机灵的“德古”,她一面讲,一面唱,观察到参与的“谋格”者们,有的喜韵漾溢,有的为之动容、伤心落泪、颇受感动,有的心悦诚服,对阿牛敬佩不尽……

午时将过,加日家支中60多岁的加日万干老人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阿牛的酒喝够了,阿牛讲的祖传道理听明白了,《妈妈的女儿》听伤心了。我们经过协商,同意解除加日阿牛与阿鲁干干的婚约。从今天起,凉山东西南北都有大道,各走各的路……”

阿牛听后,乘机大声宣布:“阿普(长辈),阿爸阿妈(父母),俄尼(舅舅),却剥(朋友),谢谢你们今天帮我解脱了几年来套在身上的婚姻枷锁。从今天起,我如凉山雄鹰,自由在空间飞翔。谢谢你们,敬给每人一份坨坨肉,请再喝一杯苦荞酒,千言万语在酒中,敬祝乡亲父老健康平安!”

31岁那年,念祖阿牛才与理想中的男人金肯专都自愿结婚。一年后,她生下了女儿金肯子木,过着自由美满的幸福生活。

主持正义 德古扬名

凉山奴隶制社会里,没有统一的政权组织,诺合(黑彝)家支起着政权组织作用。诺合家支虽然具有父亲、血统集团的形式,残存着民族的组织、特征,但早已脱变为贵族奴隶主需要的上层建筑,履行着奴隶主专政的职能。凉山的诺合家支,它分别割据地盘,各自为政,统治着属民,政治上互不相属,各自有比较固定的统治范围,分别统治着所属百姓和奴隶。

诺合家支的头人主要是“德古”。“德古”不是世袭和祖传,也不是选举产生的,是从群众中自然产生的,能说会道,懂理断案,比较公平正直,群众公认和信任的人。“德古”懂得许多谚语,有说服别人的能力;掌握大量不成文的习惯法,能解决民间各种纠纷。彝族谚语说:“彝区的德古,汉区的官府。”“彝家兴德古,汉家兴书文。”

念祖阿牛,属土伙家支。土伙家支包括:加日、阿鲁、金古、吉伙等是小凉山曲诺(百姓)人口最多的家支,也是能人“德古”最多的家支。如沙力坪阿鲁顶子,跑马坪金古汉干惹,大屋居吉伙老七等。阿牛父亲加日念祖,是一个从小聪明、处事公道、为人爽直也善能说话的人。居住沙力坪时,她常跟随补余务哈外出调解纠纷,在加日家支中有一定名望。念祖阿牛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受沙力坪社会环境的影响,熏陶了父亲机智、勇敢、公道、爽直的基因。20多岁就跟随父亲、老德古、黑彝外出调解家支间的矛盾纠纷,见多识广、能言善辩。尤其是她对彝族民间流传的神话故事、谚语背得滚瓜烂熟,说话处事不离谚语、不离古规。自随父母搬到西川西番坪定居后,阿牛成为西川区域调解纠纷的姣姣者。加日与阿鲁家支历来有姻亲关系,历史上来往密切,1945年因土地和债务财产问题发生了矛盾,发展到即将发生武装械斗,念祖阿牛及时召开双方家支长辈和当事人“谋格”(开会)。她从历史上加日与阿鲁家支“同一祖先,十代亲戚”讲起,又从《玛木特依》中“穷和富,发财与贫困,只不过是一只雌猪的差别,不要为钱财伤亲、伤情、伤人。”“家庭是青松,亲戚是土壤。”她还讲一些彝族谚语:“桶靠篾箍,人靠礼节。”“做人要有礼,牲畜要有圈。”她用传统谚语、典故、祖先规矩,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了双方,并以彝族祖先“修行、齐家、族兴”的理念教导双方,从而调解了即将发生武装械斗的矛盾纠纷。此后,加日、阿鲁家支和睦友好团结相处,阿牛也获得了女“德古”的誉称。

胆识超群 胜诉于庭

1929年,云南军阀张汝骥与龙云发生混战,战火波及到边远蒗蕖金棉乡,有的奴隶主乘机抢窃金棉老百姓,金棉街民房被烧毁。此前,念祖阿牛曾与长坪黑彝补余老铁、补余克忍等因土地纷争结下宿怨。金棉事件后,补余老铁、补余克忍等想乘机报复念祖阿牛,他们联名将念祖阿牛告到永胜县衙门、宁蒗县佐、蒗蕖土司府,控告金棉纵火事件是念祖阿牛所为,并向永胜县衙官员送去数十个白锭行贿。

当时宁蒗县佐隶属永胜管辖,永胜县长宋朝选(1920至1931年任永胜县长)亲自带着几个卫兵和官员到新营盘土司衙署查办此案。由阿土司总管派兵到西川西番坪通知念祖阿牛,到长坪通知补余老铁、补余克忍到土司府审案。当时,阿牛生小孩满月不久,但为了尽快结束诬告案,只好骑马历经山间道路,坎坷艰辛,按时到庭。原告早有准备,诬告材料丰富,认为行贿的官员一定为他们说话,故得意扬扬。而被告念祖阿牛穿戴阔绰,神情坦然,从容大度,满脸正气。当她步入法庭,面对未曾见过面的县长宋朝选,面对阿土司总管及县佐官员,面对得意洋洋的原告,面对有40多人的旁听观众,毫无畏惧,临庭不慌,展现出小凉山彝族妇女“德古”的风范。

开庭后,先由法官念文字材料,然后由原告人作口头补充。当轮到被告发言时,念祖阿牛当着大家的面把原告辩驳得哑口无言。回答问题吞吞吐吐的补余老铁,把旁听观众引得哄堂大笑,而念祖阿牛对法官的提问,却能对答如流,驳得原告理屈词穷、无言以答。坐在法庭中间的宋朝选听了原告、被告的答辩后,认为本案属于诬告。休庭时,念祖阿牛乘机要求发言,她控诉补余老铁等人经常在金棉汉族聚居区抢窃百姓财物、牛马、烧毁民房等多起事件,揭露了奴隶主的恶劣行为,从而使官员、听众了解了长坪补余黑彝的罪恶行为,激起了民愤。最后,县长、法官当庭宣布原告补余老铁犯诬告诽谤罪,对其进行关押留惩。这是小凉山彝族妇女在法庭上用事实驳辩原告而胜诉于庭的绝无仅有的案例。

反抗压迫 率众起义

新中国成立前,小凉山地区还比较完整地保存着奴隶制度,8万多彝族同胞处于奴隶制统治和压迫之下,过着饥寒交迫的苦难生活。严格的黑彝、百姓、奴隶等级制度,剥削方式多如牛毛:70%的土地被奴隶主占有,还有劳役剥削、高利贷、各种杂派等等。最残酷的是把奴隶当牛马买卖、奴隶主到汉区抢掠汉人到凉山当奴隶等等。如从永胜抢到凉山当奴隶的贾拉永惹唱道:“天上落冰雹雀鸟惊飞了,山上闯来豺狼羊子失散了,主子从我阿妈怀里把我抢走了,受苦受难的娃子(奴隶)没有爹娘,当牛马使唤,脊背上留下了奴隶主马鞭的累累伤痕……”正如罗曼罗兰所言:“一个社会没有人性,没有规范,就不能称之为人类文明社会,而是比动物社会更低劣的社会。”

1936年夏,念祖阿牛的侄子加日择拉与长坪黑彝奴隶主补余洼苦家因债务财产纠纷引发矛盾。为此,补余洼苦多次到择拉家逼交白锭并一次性掠去10多只羊子之后,加日择拉准备组织人进行报复。加日择拉还没有行动,就被补余洼苦家绑架捆到长坪关押在补余洼苦家。经多次交涉仍不释放,加日择拉受不了奴隶主穿木鞋的虐待,在一个黑夜乘看守人睡着时逃跑。由于路径不熟,后面又有补余家的人及猎狗追撵,在慌乱中跌下悬崖死亡,两家人的矛盾因此激化。1936年的秋天,具有侠肝义胆又历经无数风雨的女“德古”念祖阿牛在西川西番坪发出“鸡毛夹火炭”的紧急信,召集加日、阿鲁、金古、吉伙等家支主要成员“谋格”(开会)。他们提出:一是补余洼苦奴隶主欺压百姓太甚,害死了加日择拉,要报仇血恨;二是“诺阿祖亩点登”(意为建立一个无黑彝的自由地带),“娃子不起来造反,吃人的黑彝不会自动灭亡。”“蚂蚁搬家一个方向一条线,娃子造反一条心,就能战胜黑暗。”阿牛还语重深长地说:“诺合、百姓、奴隶都是人,但劳苦的人坐在锅庄下,不劳动而吃酒肉的的人坐在锅庄上;吃细苦荞粑粑的人坐在锅庄上,吃洋芋的上山砍柴,劳动者是奴隶,不劳动者成为主子,这是不合理的规矩。”经过念祖阿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动员,与会者纷纷响应,一致同意以念祖阿牛为首组织武装起义军。散会后,经过各家支头人的进一步动员,仅10多天就有1000余人在西川沙力汇集,念祖阿牛自任“惹科”(指挥者),按各家支头人分工负责组织领导。出发前,他们杀了8条牛,请毕摩算卦择吉日,吃鸡血酒盟誓:“为加日择拉报仇,为实现自由地区献身,不变心,不后退……”在一个明月高空的午夜,念祖阿牛率领的义军挥师长坪补余地界,天亮后发起进攻,义军的步枪、铜炮枪、火药枪射向补余武装,阿牛跃马冲锋在先,起义军齐声呐喊“补余黑彝投降不杀,补余百姓缴枪不杀”,声威大振。义军越战越勇,长坪山岗、盆地枪声骤起,枪林弹雨,烟硝弥漫。仅半天时间,补余奴隶主武装就惨败溃退、溜之大吉。平时耀武扬威的长坪奴隶主威风扫地,有的逃往药山,有的逃往库脚。

念祖阿牛率领的百姓、奴隶武装向长坪奴隶主开的第一枪,不仅震动了小凉山,还震动了大凉山,震动了蒗蕖设治局、土司府,他们纷纷派人或写信与念祖阿牛联系,要求停止武装冲突,进行和谈,调解矛盾。开始,念祖阿牛不同意,认为这不是家仇,这是曲诺与诺合奴隶主压迫与被压迫的矛盾。但家支中多数人认为冤家宜解不宜结,要是政府官兵介入,义军就抵挡不了了。加之其他黑彝头人也出面调解,从而促使念祖阿牛与长坪补余达成了和解协议。

这次小凉山百姓、奴隶武装起义,是小凉山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重大事件,具有很大的历史意义。

思想进步 支援解放

1949年9月至12月,介马头人张思孝(加日拉伙)组织了一支30多人的彝族武装,活动于米厘、大公山、五郎河、西川一带,与永胜西山游击队王会友、熊如玉(宁蒗普米族)配合活动。念祖阿牛知道加日拉伙(一个家族)的游击队伍后,曾多次与加日拉火联络,将枪支、弹药、粮食支援加日拉伙,受到加日拉伙及游击队员的赞扬,称之为“可靠的真心朋友”。

1950年1月2日,宁蒗和平解放,永宁成立临时政务委员会,念祖阿牛当选政务委员。

1956年4月,由于受国民党特务挑动,加之1955年天旱造成自然灾害,群众缺粮,少数奴隶主挑唆发动了武装叛乱。念祖阿牛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反对叛乱,不但不参加叛乱,还主动去做民族头人的工作。她在群众中公开宣传:“我拥护共产党,我拥护解放军、工作队,我拥护土地改革废除奴隶制度,这是我早有的期待。”她因而受到补余黑火叛乱分子的威胁和报复。1957年4月,乘念祖阿牛不在家,补余里火等土匪到念祖阿牛家抢劫了一条牛和几只羊。事发后,她无所畏惧、不怕威胁,仍积极参与支持平息叛乱的各项工作。

1956年8月,念祖阿牛正在西川大柏地李子坪亲戚家做亲戚家属的平叛宣传工作,争取外出当土匪的人回家投诚。区政府的工作队员加日万立和一名汉族干部也来到李子坪发放救济布、救济粮,被土匪补余里火惹侦察到后,准备指使几个土匪到村里杀害这两个工作队员。得到信息后,念祖阿牛急忙叫两个工作队员换穿彝族服装,脸上擦上锅烟,将两人带的两支步枪藏入一床破裙里。面对即将行凶的几个土匪,念祖阿牛坚定地说:“这是从沙力坪来看我的加日家的亲戚,你们谁敢动我亲戚的一根毫毛,我就让你们走着来、爬着回去……”土匪听后,果然不敢动手。

1957年6月,西川区以补余里火惹为首的土匪在沙力梁子袭击平叛部队,一名军医、一名联防队牺牲,两名赶马人员负伤躺在山上,还有70多匹马和物资被抢劫。念祖阿牛闻讯后立即带人赶到沙力,将两名负伤后勤人员用担架抬着护送到部队驻地。随后,她又受区政府和驻军领导的委托,带着土匪亲属到土匪窝子与头人谈判,一方面做平叛方针政策的宣传,叫土匪主动投诚,不究责任、给予安置等;一方面叫他们放回被抢的70余匹马。经过阿牛的宣传教育,70多匹马如数放回,先后有80余人回家向政府投诚。

由于念祖阿牛一贯拥护党的领导,任政务委员期间积极参政议政、积极参与平息叛乱,思想进步,立场坚定,1956年9月宁蒗彝族自治县成立时被选为第一届县人民代表和县政协委员。中央慰问团到宁蒗慰问时,她是接待组成员。县级机关慰问结束后,念祖阿牛参加第2分团到跑马坪、蝉战河区慰问。在跑马坪慰问期间,念祖阿牛在大会上作了讲话,她说:“奴隶主挑动裹胁百姓对抗政府,杀害工作队,攻打解放军,是吃奶长大后的儿女杀害阿爸阿妈,是野鸡向雄鹰挑战,是鸡蛋碰铁三脚,绝没有好下场……”

受冤坐牢 平反昭雪

在1958年开展的所谓“民主改革补课”的极左运动中,念祖阿牛被戴上“组织土匪武装”“勾结土匪”“历史不清”等莫须有的帽子逮捕入狱,判8年徒刑。堂堂正正做人、为民公正办案的女“德古”,为反抗黑暗组织义军向奴隶主开第一枪的女勇士,竟然被关进牢狱,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悲剧。

直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要求实事求是地恢复党的民族策以后,宁蒗县人民法院、丽江地区中院于1985年7月3日以(85)刑复字第11号刑事判决书撤销原判、宣布无罪,恢复念祖阿牛的政治名誉,并对其家属进行抚恤。至此,小凉山女“德古”念祖阿牛终于得以平反昭雪。

1959年,宁蒗成立自治县后,念祖阿牛在自编的山歌《在西川西番坪》中唱道:自治县的成立,当了人民代表;奴隶制的废除,得到了自由;当家作主幸福,全靠共产党、毛主席。从此,天空没有乌云,太阳月亮放射光芒,山岗不吹大风,雄鹰自由飞翔,山路上没有乱石阻绊,骏马欢跃奔跑,小凉山彝族人民建设美好家园——人间天堂。马继典)

新闻录入:zzx1270  责任编辑:周宗雪
首页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