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
看星月算日子的人们
作者:佳斯阳春 来源:0度诗人 发布时间:2018-10-10 11:28:40 浏览次数:4707
看星月算日子的人们(外四首)
 
文/佳斯阳春
 
宁静的夜,月亮躲在云层里
只有稀罕的几个星星在奔跑
那些看星星和月亮算日子的人们
守在山腰的某个视角宽阔的地方
扳着手指,痴痴
等待月亮和星星的出没
 
群山沉默着
树林沉默着
石头沉默着
村庄沉默着
大地沉默着
天空沉默着
星星仿佛在邀约
月亮仿佛在赴约
看星月的人们
数着星星
盼着月亮
坚信能够看到星星和月亮自然出没
 
他们清楚地知道
冬天的南方,夜长日短
多云的夜晚,月亮和星星很难漏出
然而,每当漏出的时候
正是那日子算盘最准的时候
 
他们清楚地知道
北方和南方
东方与西方
有着很多时差
南方的夜晚,可能就是北方的白天
西方的白天,可能就是东方的夜晚
同一个月亮,不同的区域
同一个星星,不同的时区
 
他们清楚地知道
他们需要看的一群与月亮同行的星星
一颗星的
两颗星的
三颗星组合的
四颗星组合的
五颗星组合的
六颗星组合的
七颗星组合的
星与星之间的位置是相对固定的
星与星之间的距离是相对固定的
星与星出没的时间是相对固定的
 
他们算东南西北方
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
以及天、地方位
看二十八星占
结合猴鸡狗猪鼠牛虎兔龙蛇马羊
十二生肖
择吉劣之日
方位与生肖同辉
在信念间
星星与月亮同行
在脑海中
星星与星星同驻
在血管里

宁静的夜,习惯以看星星和月亮算日子的人们
痴痴等待月亮和星星的出没,扳着手指算
一年十个月,一月三十六天
六月二十四要过火把节
十一月十八要过彝族年

01
坐在石梯上紧握着老人机的老人
一个深秋的傍晚
在庭院式大门前
一位老人坐在石梯上
手紧握着一部老人机
我站立在他身旁
许久许久
他也懒得瞅上我一眼

老人静静地坐着
左手紧握着老人机
右拇指慢慢地按动移动键盘
提示音音量较大
以至于
很多散步的人们止步瞅他一眼

老人的身边没有其他人
看似心无旁骛
不停地翻看着通讯录
应该是在搜索着一个
特别重要的电话号码
却始终没有找到

他反复地按着键
看似全神贯注
往上几次
又往下几次
循环地操作着
估计通讯录储存的号码只有几个
或许是要把这些号码一个个记下
却没有拨号的意思

他每按一次键
看似忐忑不安
停留少许
还轻轻地扳动一下右食指
似乎是要进行严格的筛选
却不知道究竟要拨哪一个号码

坐在庭院式大门前石梯上的老人
手紧握着一部老人机
在他身旁,我站立了许久许久
始终也没有听到老人机的来电声


02
发烧的夜晚
三更时分,凝望夜空
打开记忆的扉页,
过往的荧屏清晰闪现。
一些故事烙印在眉梢,
一些故事刻录在心底,
很多情节浮于脑海,
很多情节涌上心头,
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郁积在生命的天体里发烧。

失去的,得到的
错过的,遇见的
梦幻的,拥有的
浪漫与现实邂逅,
用诗词、灵歌赞颂。
即使精彩只是瞬间,
坚守心灵最后一抹神圣的月光,
感受每颗彗星绽放最初的光芒。

 
03
打荞情结
深秋时节,云淡天高
苦荞垛耸立如峰
前三簇,后三簇
右四堆,左六堆
那右是母亲的乳头
这左是父亲的天菩萨
西风吹响了打荞歌
连枷打落下的苦荞粒
口袋里盛满很多希望

荞秆堆集成高山
筛子漏下了甲虫
尘土埋下了蚯蚓
马蹄随夕阳急驰而过
炊烟墨画成丰收场景

04
荒坡地
贪瘠的山地
狂风用弯刀刮着它的脸颊
暴风用针尖刺着它的皮肤
男人用犁铧切开一片片的瘦肉
女人用锄头敲碎一块块的骨头
土地的肌肉渐渐地减少
土地的肋骨慢慢地凸显
于是,山地变成了荒地
坡度越来越高
地基越来越沉
草根没有了
树根全部裸露在烈日下

新闻录入:wmq24456  责任编辑:王美秋
首页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