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荷尔文学 -> 诗歌
阿甘凸浪的诗
作者:阿甘凸浪 来源:宁蒗视窗 发布时间:2017-4-18 17:29:09 浏览次数:787

阿甘凸浪的诗

 

1.在贵阳


在贵阳
寂静的夜写满黑色的沉默
不能安睡的词语
吞噬进入梦乡的细胞
让来临的悲伤灌醉整个躯体
最后疼痛得流不出委屈的泪滴

在贵阳
流离的云朵沾满灰色的想念
无法忘记的双眼
惊扰窗台外鸣叫的鸟儿
让到来的忧愁淋湿跳动的心脏
一次又一次,一波又一波

我相信被踩的蚂蚁是会尖叫的
掉落的叶子是会难过的
我也相信消融的雪山是会哭泣的
干涸的溪水是会愤怒的
可我怎么也不相信,在贵阳
月光的颜色是皎洁的
消失的爱恋是会习惯的

2.我的爱


风从遥远的地方
甚至更远的地方吹来了
却不带着我的爱归来
风儿曾看见它
同金色的口弦嬉戏玩耍
在村落旁的篱笆墙外
忘记时间
迷路在了黑夜

雨从高高的天空
甚至更高的天空落下了
却不抱着我的爱降落
雨水曾看见它
同饥饿的绵羊竞争领域
在村庄外的原野上
不择手段 
一瞬间欲哭无泪
疲惫的灵魂都安睡了
我的爱却迟迟不来
一个人坐在流血的老树下等待
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3.沉默的男人


那个坐在四季的夜里沉默的男人
曾是一位热血沸腾的少年
可他始终走不出那座陷在群山的村庄
随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那些柔情似水大山之外的风景
终究成了一场难以忘怀的梦

如今,他像极了一条平静的河流
缓缓地灌溉儿女心里的那几亩荒地
清澈地洗涤儿女那已有些疲惫的身躯
一颗摇曳不安的心脏啊,总孤独着牵挂

那个坐在四季的夜里沉默的男人
绵羊是他的初恋,也是此生最后的情人
伴他翻过道道山梁,穿过茫茫森林
山风是他的语言,也是内心最美的声音
仿佛他再多的忧愁都变得晴朗起来

可是啊,他曾经散发光芒的容颜
在被人遗忘的岁月中渐渐老去,渐渐褪色
而那些年少时期路过的欢乐和悲伤
让他在四季的夜里这样沉默的、深情的思恋着

4.阿依阿芝


那年,父母的一句承诺
远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那夜,爱情被世俗的观念无情地吞没
只剩下最后一点难以溢出的泪滴

夫家那些刀割般疼痛的日子
遥望娘家的方向夜夜忧愁落泪的岁月
可怜的阿芝,憔悴了的脸庞已是苍白如雪
消瘦了的身体已是疲惫不堪

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路狂奔的脚步
伴随着一颗别无选择的心
伴随着阴森森的树林旁鸟兽恐怖的声音
她知道再翻过那几座山,越过那几条河水
就是儿时嬉戏玩耍的地方,
喜悦又惶恐,却在那么一瞬间
阿芝成了再不能盛开的花朵
搁浅在记忆里的故事,为爱折断的苦情

5.古嫫阿芝


那天,男人拾起你漂亮的羽毛
轻轻插在火塘之上的木梁
或是感激一颗善心
或是怜悯孤苦伶仃
在一个誓言许下之后
成为世间的平凡的女人
生儿育女
幸福的栖息在麻地耳曲山
直到一个飘雨的午后
男人的辱骂揭穿誓言的秘密
你知道,就快要回到古冲冲洪
怎能忍心离开年幼的苦命娃
在麻地耳曲山,祈求雁神抚养儿女成人
山脚用一只鸡作毕,山腰用一只绵羊作毕
山顶用一头牛作毕,而你已无力回家
于是在四季里寻觅食物,不曾停止
渐渐儿女已长大成人
可却在那天,儿女和你古冲冲洪的亲人
含泪看你在麻地耳曲山化作了一缕青烟

6.这样的冬天,这样的我


在这样的冬天
我愿是那四季的使者
站在云贵高原的最高处
唤醒这一片已沉睡的大地
赶走寒冷带给人们的忧愁

在这样的冬天
我愿是那迁徙的大雁
飞过云贵高原的每一座山
在母亲的村庄停留三俩天
用火塘温暖我脆弱的心灵

在这样的冬天
我渴望姑娘的温柔目光
可惜逝去的时光不能倒流
就让它在怀念的梦里盛开吧
至少会让人想起时感动不已

在这样的冬天
我思恋儿时嬉戏玩耍的伙伴
记得飘雪的清晨或白天一起蹲雪人
直到父母在门前声嘶力竭地呼喊时
直到木板屋上有晚归鸟儿的鸣叫声时

待到索玛花儿漫山遍野的季节
父亲的笑脸应该会多了那么几分的
他知道深爱的羊群不会再那么瘦弱不堪了
而他依然会止不住的牵挂着远方的孩子们

等到世人都期待已久的季节时
我定会用虔诚骄傲的心
来抒写一首只属于那个季节的赞美之歌
                             

编者注:

    阿甘凸浪  彝族 在校大学生,诗歌发表在《星星诗刊》《丽江日报》《新诗刊》《 宁蒗》《丽江文艺》等报刊杂志,诗歌作品感情真挚富有亲和力。

新闻录入:404840109  责任编辑:佳斯阳春
下一条:石高峰
首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