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荷尔文学 -> 诗歌
在宁蒗我与我失散多年的魂相遇(组诗)
作者:海汛 来源:《宁蒗》 发布时间:2017-3-14 10:01:29 浏览次数:458

在宁蒗我与我失散多年的魂相遇(组诗)

海讯(彝族)


小凉山不小

——和鲁若迪基《小凉山很小》


小凉山不小

即便它只是发丝那般大小

有谁扯起它

祖国母亲也会感到疼痛

 

小凉山不小

满山拒绝污染的荞麦

喂养大的人

灵魂的天空自然真纯如玉

 

小凉山不小

一个人的真纯都足以感天动地

一群人的赤诚

就更加让人值得用一生去品味

 

小凉山不小

当那里的天地人都能够掂量出

把自己看小的深刻道理时

再小的东西其实都早就无限地大

 

诗意的大地诗意的人

——致小凉山诗群的朋友们


心里堆放的欲念太多了

就想成为一条有思想的虫

悄悄地钻进灵魂的深处

把灵魂都咬开一个洞

让心灵承受太多负荷的

那些东西都统统地漏出来

还灵魂一个干净的世界

如此我就不再是一般的一条虫了

 

与灵魂和肉体分离的人们

相处得太久太过于亲密之后

突然遇到一群心里只有诗意的人

时光便让我的生命开成了一朵花

这是漂泊的灵魂欣然归家的一次美丽

那群人在我生命的天空里

都成了永不陨落的明亮星辰

而我在他们诗潮狂涌的谈笑间

也成了可以随意切割黑暗的一束光

 

宁蒗的天和地


早就知道云南的天空

干净得任何黑影都走不过去

早就知道云南的大地

多彩得白云都动了出彩的念想

 

但踏上宁蒗这片热土

我才更加明白为什么

云南的天始终那么蓝

云南的地总是这样美

 

来到宁蒗你不需做什么

抬头看一看天空

阴谋与低俗从此离你远远的

迈步亲一亲大地

轻浮和狂躁从此与你如同水火

 

宁蒗的天地分明是一个熔炉啊

你如果是一块好钢

需要除去身上的杂质

都很有必要到那里去走一走

 

宁蒗的人


世界都被物质这头魔怪

活活地啃咬和吞噬着

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但宁蒗人

好几次魔怪都无法把他吞下

因为宁蒗人真纯的硬度

一次又一次地把魔怪的牙齿

咯掉了下来

魔怪疼得不得不把他们放下

 

在宁蒗我与我失散多年的魂相遇


来到这个世界几十年

不知什么原因

也不知啥时候

我的半个魂早已悄然弃我而去

 

偶然来到彩云之南的宁蒗

在心中诗意繁茂的人群里

我突然与我失散多年的魂相遇

魂不惊,我却惊呆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惊的

我的半个魂不堪忍受

世俗名利的搅拌和挤兑

它跑到诗意茂盛的宁蒗来了

 

人心里只有权力时

人就成了权力的爪牙

人心里只有金钱时

人就成了金钱的奴仆

 

我的半个魂游走是对的

人一旦心里和肉体都肮脏

就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在宁蒗我与我失散多年的魂相遇

新闻录入:404840109  责任编辑:佳斯阳春
下一条:佳斯阳春的诗
首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在线咨询